搜索
你想要找的

# 热门搜索 #

建党100周年70周年校庆卓越育人学术育人不言之教幸福之花

当前位置: 首页 / 新闻栏目 / 媒体关注 / 正文

华东师大校长钱旭红:好教材胜过好教师

在本科教材建设和规划研讨会上的讲话
2022年08月04日

  20091月,Science杂志发表了一篇教育实证研究报告,结论是课堂讨论比教师讲授更重要。那讨论的依据是什么?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教材。好的教材,能够做到不依赖教师,将教学内容简洁、明了、系统地展现给学生,通过图文并茂的方式,把最基本的知识内容和思维方式展现出来,让学生在没有教师在场的情况下,也能通过相互讨论,而对相关内容有一个基本的掌握,进而通过自己的思考,形成自己的观念。在这个过程中,即使没有教师的解读,学生也可以从不同的角度去理解把握内容,拓展思维。因此,从这个意义上讲,教材比教师更重要。

  我这么说,并不是要让教材取代教师,而是要大家一起认识到教材的重要性。一直以来,我对项目和论文、专利比较熟悉,对大学教材相对比较了解,但是对基础教育的教材建设不甚清楚。前段时间,社会上有关教材的舆情引起了我的关注。教材是我们育人的基础,作为一所以教育为特色的大学,教材工作需要我们每一个人去关注,同时也应对我们的教材工作有更高的要求。

  华东师大的教材建设、出版工作一直都做得比较好,学校出版社的《一课一练数学版》在英国成为畅销的小学教材,并在五大洲热销;学校获得了29个首届全国教材建设奖的奖项。这和大家长期重视教材建设分不开的。

  华东师大一直以卓越育人作为人才培养工作的定位和目标。首先必须牢记,卓越育人需要卓越教材。

  在教材的研究和编写中,我们必须紧紧聚焦育人,不能仅仅“贩卖”知识。我个人认为以下两个基本原则应予以高度关注:

  第一个原则就是要明确教材的育人目标。即卓越育人的目标,我们的任务,是培养马克思所说的全面而自由发展的人。全面就是健全,包括人格健全、素养健全、学科健全,知识健全。健全不是全方位的同步同等程度的发展,而是强调必不可少的多个要素的取舍均衡。自由就是允许选择的自由,个性化发展的自由。在全面而自由的基础上,才能真正实施孔子强调的因材施教,即契合各类教材、教师、学生三方的特点,组织实施课内课外教育。遵循这个原则,教材应该提供广博而基础的内容和多样的视角,而不是简单的知识零件的堆积。

  第二个原则就是要明确教材的育人方式。人才培养的方式,绝不仅仅是简单的教材内容的灌输,而是涵盖整个教材的方方面面的潜移默化、润物无声。正如老子所言:学不学、学绝学、不言之教。研究、编写教材,不能忽视字里行间、字外行边,因为装帧、插图、纸张、风格都是教育,推而广之,一草一木、一品一筑、身体力行皆教育。遵循这个原则,教材就应该注意整体的风格设计和艺术内涵及心理暗示,在内容和形式上都能体现育人的内涵要求。

  就教材具体工作的内涵、内容、编写等方面,我想以三个三位一体来谈谈我的想法。

  一是教材要做到“精神-思维-知识”三位一体,基于知识、超越知识、强化思维,这是对教材的内涵及其提升的要求。

  精神培养方面,精神包括以质疑为第一要素的科学精神、以关爱为第一要素的人文精神、以使命为第一要素的信仰精神,以及这三种精神要素的统一。

  思维训练方面,思维包括逻辑思维和形象思维,以及在此基础上的批判性思维和创造性思维。前两者是基础,后两者是在此之上的提升,这四个思维缺一不可。

  知识传授方面,知识包括各学科的基础原理、当今最新前沿以及在常规知识下的例外(如在学习欧几里得几何的同时,应该介绍一下非欧几何)。

  正如一句名言:“当一个人把在学校学到的知识忘掉,剩下的就是教育。”知识是精神和思维的载体,我们不能只关注载体,而忽视了本质。这也是学校近年来在本科阶段努力打造《人类思维与学科史论》系列课程的根本目标和内涵。

  二是教材要做到“科学-人文-艺术”三位一体,这是教材的内容及规范的要求。

  所谓科学,一是教材内容要符合科学事实,尤其是要区分文学创作和科学实践,不能误导学生;二是教材内容的选取要符合所在学科科学规律和教育科学规律,不能拔苗助长。

  所谓人文,就是指在讲述科学内容的过程中,要有人文情怀,要尽量通过动人的描述,来引出科学现象,解释科学原理,不能冷冰冰地从概念到概念,不能像行帮黑话,要有有血有肉的科学人物显现。

  所谓艺术,就是要在艺术装帧、插图,色彩、风格、情调上,体现学术性和普及性,以学术性插图装帧为主,适当地和艺术展现方式结合,体现不言之教,但切不能让教材视觉感受上出现庸俗化、怪异化,更不能低级趣味化。

  三是教材要做到“创造-传授-接受”三位一体,这是教材的编写和融通要求。

  教材的研究与编写团队及人员构成不能单一,要由创造知识英杰-传授知识名师-受教者或者家长(过去学过的,中小学生家长)共同组成。

  创造知识的、受人尊敬的、全球认可或者社会公认的资深英杰,应该成为教材的主要编写或者把关力量。社会公认的知识创造者、文明创造者等学术最顶尖者理应有使命感,担负起全面的光荣责任。同时,也要更多吸纳学生、家长们的意见建议,并必须与全球最优秀的教材媲美,使得教材真正做到思想性、前沿性、艺术性、普及性相统一。

  华东师大是以育人创新为优势特色的大学,肩负着推动我国教育改革发展的重要使命。教材是支撑国家教育发展的重要基础。虽然这次的研讨会,主要关注本科教材的建设和规划,但是我希望我们在做好本科教材的同时,也需要进一步关注我们基础教育教材的建设。虽然教材编写会有方方面面的要求,但这不应该成为我们裹足不前的理由。如果华东师大都不去做探索和尝试,那就有负于学校的地位和定位,以及国家对我们的期待和要求。因此我希望我们的老师们,面向民族复兴和发展引领,以卓越育人为第一原理,重视教材建设,大胆探索、重新思考、再造流程,为有力推进我国教材建设工作,为我国的教育改革发展做出自己的贡献。

  以上是我的一些想法,仅供参考。

阅读原文


作者钱旭红(中国工程院院士、大发体育_大发体育官网网站-欧冠品牌合作商校长)

来源丨光明日报教育家杂志社

编辑丨梁欢

编审丨戴琪